华家阿墨

【雷安】若有来生

这里先说一下,“「 」”这个符号是正常剧情,“【 】”这个符号的是安哥的梦境,如果看得很凌乱在下在此先道歉了
#ooc注意!!!#


“骑士安迷修,现在我将给你一个任务:保护我的第三个孩子。”

“遵命,国王陛下。”

似乎,这就是一切的开始吧,那个漫长故事的最始端。


「 1 」

我叫安迷修,是一位骑士。在前两个月,我被国王陛下认命为三皇子的护卫骑士,贴身的那种。在此之前,我对三皇子并没有什么印象,不过在见到三皇子时,却会有一种熟悉感。这是为什么我也说不出来,好像只是见过一般,又好似已经相伴多年。

才第一次相见,三皇子就和我来了个拥抱,让我觉得他或许是个乖孩子。但是在相处几天后,我之前对他的好印象全都化为了飞灰。这三皇子哪是什么乖孩子,分明就是一个恶党!

一想到自己以后侍奉的是这样一个人,我的心就如刀绞般疼痛。

我的理想是当一位较小可爱的公主的骑士,然而现实出现了偏差,我当了一位皇子的骑士;我希望我效忠的是一个品格端正,三观正常的人,然而现实也出现了偏差,现在且以后将效忠的是一位品行不端,三观还歪得厉害的恶党!

不得不说,上帝很会玩游戏。

「 2 」

现在,我正陪着三皇子躺在城堡的最顶端看着夜晚的星空,很漂亮。

晚风有些凉,却是不碍事的,拂过脸颊倒觉舒服,让我多多少少有了些困意。

“安迷修。”一直没有说话的三皇子突然叫了我一声,还是很正经地喊了我的名字------要知道他几乎不会叫我的名字,一般都是叫傻x骑士------我疑惑地扭头看向三皇子。三皇子的侧颜很帅气,正脸也很帅气,如果不是他平时行为不端,我觉得我应该会蛮喜欢他的,但很可惜……我心中感叹着,嘴上还是恭敬地问:

“怎么了殿下?”

“你觉得这片天空怎么样?”三皇子问我。

我看他伸出手举向夜空挥了挥,一会虚握成拳一会又松开成掌。我不明白他的意思,却还是给出了我心中的答案。

很漂亮。我这么跟三皇子说。

三皇子放下手,静默了许久都没有回话。我依旧在看他的侧颜,想着他刚才问的是什么意思。却不料他突然转过头,直视着我。

这时我才发现,他那双紫色的眼睛是如此漂亮,就像宇宙那星辰大海一样。深邃的,让人觉得危险却又情不自禁投入其中,它是如此噬人心魂的美丽。

那皇宫上面的这一片跟外面的,哪一个更漂亮?我听到他这么问。

我终于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。在心中思索了许久,最后我还是诚实地给出了我心中那个答案。

“我不知道,”我说,“或许都是一样的吧,每个人背负的都是一样的……自由也一样。”

“不!海盗是最自由的!”他反驳我。

“所以他们最后以生命为代价支付了他们过多的‘自由’。”我特意咬重了“自由”两个字。他朝我翻了个白眼,转回头去,不打算理我了。

其实我知道,他希望能有一天,他能逃出皇宫这个牢笼,当一个放荡不羁的海盗。

过了许久,他又叫了我一声,我习惯性地转头去看他,然后就看到那放大的漂亮紫瞳,感觉到唇上那温热柔软的触感。

不得不说,上帝很会开玩笑。

【 3 】

“哟,这不是安迷修嘛。”

我听到有人叫我,就转过身去看,却看不清那人的脸,只能看到那人身上穿着的大码童装……这人谁啊?

“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,”那人继续道,“怎么样?要来打一场吗?”

我还在思索着为什么那人的声音这么耳熟,却听到我自己的声音说道:“好啊,今天我一定要打败你这个恶党!”

“那你就试试吧!”那人似乎是笑了,话音未落就操着个大锤子袭过来。我像是很熟悉他的一招一式一般,双手握着一蓝一橙双剑与他打了起来。

最后双方都打成了平手,我身上挂了彩,他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我喘息着,看着那人模糊不清的脸,没由来的感到一阵放松,明明现在呆的地方很危险,随时都有可能丧命?我愣住了,因为这古怪的熟悉感。

我们静默了许久,虽然看不清他的脸,但我能很肯定地说他一直在看着我,跟我一直在看着他一样。

最先打破沉默的是他。他架着那锤子与我道别:“好好努力吧,白痴骑士,下次本大爷可不会就这么算了。”我也对他道:“下次我一定会除掉你这个恶党!”

他没有回话,他走了。

【 4 】

“恶党!你能不能走快点?!”我颇有些气急败坏地朝后喊。

只见那人在远远的后面慢慢地走着,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真的让我很想打他一顿。跟逛自家后花园似的,是不知道现在身处的迷宫多待一秒就危险一分么?!

耐下心来在原地等了好一会 ,那位爷才走到我身边。我冲他抱怨着,他冲我翻了个白眼。

“既然你嫌弃我走得慢,那你牵着我走?”听了一会后,他不耐烦地打断了我抱怨的话。

虽然他的脸还是模糊的,但我却可以看清他的眼睛。紫色的,很漂亮的颜色,同样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。现在,我看着他紫眸中的认真,有些不知所措。

我们对视了许久,他突然伸出手将我的手握住。我对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有些疑惑,他是想打架了?

我看到他撇撇嘴,知道他绝对在心里骂我了。

跟我预想的不同,他没和我在这干一架,而是牵着我的手找出口。

“既然你不来那大爷我就勉为其难地牵着你了。”

谁要你牵。我心里这么想,却没有甩开他的手。为什么呢?

【 5 】

在一个满是光的地方,一个白发的人正柔声问我:

“参赛者安迷修,你愿意同他在一起,不论结局如何,只爱他、忠于他一人么?”

感觉到被人握着的手被更用力地握紧了,我微笑着回答:“我以骑士道发誓,对所爱之人,至死不渝!”

“那么恭喜你们。”随着白发人的话,我有种与相握之人连在一起的感觉。

我侧过头看与我相握的人,他也正好侧过头看我。虽然脸依旧模糊,但那种熟悉感让我觉得他的名字会脱口而出。

不过他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种幸福的感觉。

“走吧。”他牵着我的手朝离开的方向走,一如当初。

祝愿你们来生会幸福。

临离开时,我好像听到谁在叹息。

「 6 」

“殿下,”我终于打算制止三皇子了,“请您节制一点。”

此时三皇子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烤串,脚边的竹签快要堆成一座小山了。

他头都没抬,依旧在吃。我皱起眉,伸出手握住了三皇子的手腕。

他抬头看我,我低头看他。

“放手。”

“殿下……”

“怎么?骑士大人也想来试一下么?”他没等我说完就打断了我,同时还用手指挥了挥手中的烤串。

我定定看着他,没有回话。

“那既然如此,我就来喂你好了。”说着他另一只手拿着烤串凑到我嘴边。我松开握着三皇子手腕的手,往后退了三步。

三皇见我松开了手,也没有再理我,低下头继续吃他的烤串。我站在一旁,思考着该怎样阻止三皇子继续吃下去。

就这样安静了一会,三皇子先开口了:“安迷修。”我应声抬头去看他。却不料他倾斜着身子,长手一伸抓住我的领带向下一扯,随即他吻了我。

吻毕,我苦着脸将口中的东西吞咽下肚。三皇子戏谑地看着我,道:“怎么样?还满意吗?”我张了张口,过了好一会才道:“殿下,您以后能不能别再开这种玩笑了?”三皇子似是愣了一下,才挑着眉问我:“你觉得那是玩笑?”我愣愣地看着三皇子,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不是玩笑的话,那么……是恶作剧?

大概是觉得我这副样子很好笑吧,三皇子笑了,还附赠了句:“傻逼骑士。”

我正想开口驳回去,三皇子就转移了话题。

“你没休息好?感觉你弱了好多啊。”

“在下没事,不劳殿下费心。”

“你要注意休息啊。”

“殿下是在关心在下么?在下……”

“怎么可能,我只是担心你操劳过度死了就没人陪大爷我玩玩了。本大爷还是很喜欢你的,我的骑-士-大-人。”

我笑容满面地看着三皇子,双手抑制不住地有些颤抖。“真是承蒙殿下厚爱。”

不得不说,上帝很会气人。

「 7 」

我最近的精神不太好,当然不是什么操劳过度,而是一个接一个的梦。这些梦好像话剧一般,是一幕一幕,连贯的。

梦的主角就两个人,我和另一个我感到熟悉的人。那人是谁我不知道,但好像我又知道他是谁,只是忘了他的名字似的。

在梦中我和他干了很多事,愉快的不愉快的,但醒来后都比休息前更疲惫。

这时,疲惫不堪的我在和三皇子逛夜市。

这天晚上很热闹,四处张灯结彩,节日氛围很重------着是在庆祝秋收。秋收对雷王星的人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日子,因为秋收意味着大利润。

我和三皇子逛着逛着,不知不觉走到一处山林中。我皱眉观察这里的环境 ,又看着三皇子越走越远。

“殿下,我们不能再走下去了,不知道这附近是否存在危险,冒然……”我没能将话说完,是三皇子堵住了我。

我看着心情明显变好的三皇子,不禁有些气恼。他最近一嫌我吵就像刚才那样将我堵住,我实在不明白他那就喜欢看我出丑的恶趣味哪里有趣,以至于这样玩我。

“这山我小时候经常来,不会有什么危险,而且……”三皇子说到这顿了一下,视线将我上下打量了一遍,“真的有危险的话,你上去能挡几招?”说完也不等我反应,转身继续朝前走。我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,认命地叹了口气,追上前去。

最后我随着三皇子走到了悬崖边上,视野很开阔,远处亮着灯的风景也很不错。

三皇子盘腿坐在悬崖边上,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我站在他身后,看着他的背影想他会想什么。

“安迷修。”三皇子静坐了许久后终于回头了。我直视他的眼睛,问道:“怎么了殿下?”

三皇子站起身,面对着我,一脸严肃。我疑惑地看着三皇子,不知道他想干什么。

三皇子开口说了些什么,可是好巧不巧,夜空中盛开了一朵烟花。如果可以,我真的很想说我没听到,但我听到了,听得很真切,他说喜欢我。我大脑一片空白,不理解他的意思。

他就在那静静看着我,眼神很赤裸。我心虚地别过头,我看得出他在紧张,但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应他。

“我也挺喜欢您的,殿下。”我只能这么回答他。

“我要的不是这个喜欢。”

“呃……殿下……”

“安迷修,”三皇子走到我面前,右手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抬起头,“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我正想回答,他又开口:“不许叫‘殿下’!”这下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,王室之人的名字是不能随便说的。

三皇子等了好一会没等到我的回答,耐心用完了,冷言道:“安迷修,你记忆还没有恢复吗?”我愣愣地看着三皇子,彻底迷茫了。

我从没有失忆过,这点我很确认。三皇子说我曾经失忆过,他也很肯定。

不得不说,上帝很会编故事。

【 8 】

比赛已经进行到最后一环了,而剩下的参赛者寥寥无几,不,倒不如说只剩大赛前十了。最后的比赛规则很简单,也很残酷。大赛前十要互相残杀,直至……只剩一人。

我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用照镜子也能知道我的脸色很难看。我回头去看站在我旁边的人,他低着头不知想什么。我想伸手去拉他,他却先一步握住我的手。

“战斗吧,安迷修。到最后只剩我们时,再一决胜负。”他对我说。我点头,说:“好。”

大赛前十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我和他背对着背战斗,身上依旧受了很多伤。有五个人离开了,还有五个。我观察着周围的环境,担心有人偷袭,脑袋却很晕,眼前也开始发黑。我知道我快不行了,我微微转身,想去叫他,却倒在了地上。

很快地,我就感觉到有人抱起了我。那令人安心的熟悉味道,我知道是他。我睁开眼,看到他那双漂亮的紫色眼睛中满是焦急的神色。我扯扯嘴角,想给他一个笑容,却没有力气做到。我对他说:“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能,履行……承诺。”他朝我大吼:“闭嘴!你还有救!”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救了,但我没有力气摇头,只能看着他帮我治疗。

其实他也知道我是个将死之人,但还是徒劳地做着这些事。我心中叹气。我越来越虚弱了,但我也发现我渐渐能看清楚他的脸了,是……

“雷狮,你一定要赢啊!”

「 9 」

第二天醒来,我发现我枕头湿了,我也终于明白失忆是什么意思了,我全想起来了。

整理好自己后我出门就要去找雷狮,可路走到一半,我又转路去找国王。

“参见国王陛下。”我向国王行礼。

“怎么了?”国王问我。

“在下想向陛下确认一件事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在下与……三皇子殿下有婚约?”

国王听了哈哈一笑,很爽快地承认了:“没错。”

我感觉我被雷劈了一般,不死心地问:“可是,与在下有婚约的不是布伦达公主么?”

国王又笑了,还笑得很厉害。我听国王的笑声一头雾水。国王笑停了,才道:“你自己去问他吧。喏,他来了。”我闻言回头,看到了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回到雷狮的住处,我看着他欲言又止。终于,他忍受不住我奇怪的目光,横了我一眼,道:“你想说什么就说,别做出这副样子来。”

“我……我真的和你有婚约?”我问。

他点头。“

“可是和我有婚约的不是布伦达公主吗?”

然后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许久,才冷哼道:“你想娶布伦达?”

我摇头。

“安迷修,你听好了。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或是下辈子,你都是我雷狮雷大爷的人!就算你想娶,也没门!”

我嘴角有些抽搐,这个人不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依旧是霸道得很啊。

“我可不想和你这样的恶党同流合污。”

“安迷修你找打吗?”

“那你下辈子做个好人吧。”

“不用等到下辈子,我现在就可以做-好-人!”

不得不说,上帝很会捉弄人。


【 雷狮 】

“参赛者安迷修,已确认回收。”

伴随着声音的响起,雷狮感到怀里一轻,他不见了。

视线开始模糊,然后有水顺着雷狮的脸滑下。雷狮不想承认,他竟然哭了。

突然,雷狮想起,只要赢了大赛,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。

想到这个雷狮马上起身去寻找敌人,最后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看到了三个人,嘉德罗斯、格瑞和金。

嘉德罗斯正和格瑞打的激烈,那个叫金的在一旁焦急地看着。这是个好机会,雷狮想,金没有多强,能活到现在全凭格瑞,所以他打算去偷袭金。

不过很可惜,格瑞看到了雷狮------在雷狮准备下手时。格瑞不愧是大赛第二,一击就将雷狮杀了。

雷狮以为自己死了,但他没有。他又活过来了,变成了小孩子。

雷狮恢复意识就看到丹尼尔,他正和一个国王模样的人交谈。丹尼尔看到雷狮看他,对着雷狮点点头,又转过头与那人交流。

等他们交流完,雷狮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。雷狮被定下了一门娃娃亲,和安迷修。

雷狮很高兴,他又可以见安迷修了;但是他又有一点不满,布伦达是什么鬼名字?!老子名叫雷狮!雷狮内心咆哮。

-end-

其实就是上一世和下一世呢,上一世的遗憾下一世来补???

花了四个小时才码完……求喜欢求评论!

分手与绝症与……

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,说是短文吧未免太短了,说是段子吧又不像……所以它到底是什么呢(望天)……
#ooc注意!!!#


春末夏初的晚风还是有些凉意,不过对于刚和安迷修吃完晚饭,正在与对方手牵着手散步消食的雷狮来说,这风却是温暖的。

突然,安迷修停住了脚步。雷狮疑惑地回头,看着低头的安迷修。

“怎么停下来了?”雷狮有些不满地问。

安迷修挣了一下两人牵着的手,没挣开,也就没有再试着挣开。

安迷修终于抬起头,眼中含着泪,灯的光辉照在里面,煞是好看。

“分手吧。”雷狮听到安迷修这么说。

雷狮瞪大了紫色的眼,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竟然会有一天听到安迷修提分手------他怕不是把他的骑士道给丢了!

“为什么要分手?”

“我……我得了绝症,治不好,怕你伤心。”

雷狮直直看着安迷修,确定没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一丝开玩笑的迹象。

“什么绝症?”雷狮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安迷修又低下头,声音弱弱的:“我爱马爱到无法自拔,每天不吸《小马宝莉》就会全身无力,很焦躁,睡不着……”

雷狮很庆幸安迷修的骑士道没有丢,依旧对所爱至死不渝……个鬼!

安迷修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一把推到了一旁的护栏上。也不理会路人怪异的目光,雷狮凑近安迷修的耳朵旁,咬牙切实地说:“安迷修,你胆敢再说一次分手?老子就在这办了你!”

安迷修抖了抖,对雷狮道:“那我们去结婚?”

“现在就去民政局!”

安迷修苦着脸任雷狮拉着自己往前走,心想果然不能去招惹这位大爷!

-end-

好吧,玩梗是我的不对……我去面壁……

【雷安】死去元知万事空

一个短得不能再短的文,在下用人品担保这个不是刀!!!
#OOC注意!!!#

初春午后的阳光很好,晒的大地暖洋洋的,连春风都带上了一抹暖意。

但世界上还有一个地方是没有被温暖包围的。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墙壁,白色的床单。一切都白得让人感到压抑。

安迷修躺在病床上,脸色苍白,更衬得他那双眼睛的色彩愈发的鲜艳。

此时,他碧绿的眼睛正直直地看着雷狮。

“恶党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如果我就这么死了,你会开心吗?”

雷狮依旧是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,听了安迷修这话,嗤笑道:“呵,开心,开心到想出去放烟花!”

“啊,是吗……”

这次安迷修没和他拌嘴,而是释然地一笑。眼帘垂下遮挡住那双碧绿的眼瞳。

“嘀------”

病床旁的仪器突然发出尖锐的声音,显示屏上的心电图变成了一条直线,再无一点波澜。

雷狮看着安然睡去的安迷修,有点想笑,却模糊了视线。

“安迷修,”雷狮紫色的眼睛狠狠地看着安迷修唇边未来得及消散的笑意,颇有些咬牙切齿,“你真是个傻的不成?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,怎么你以前没有这么听话?!”

病房中,除了仪器尖锐的声音,没有人可以回应雷狮,也没有人看到雷狮脸上的痛苦。







“停!”突然,一个清丽的女声响起。

心脏已经“停止”的安迷修睁开眼睛朝声音出处看去。

“凯莉小姐,还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

凯莉含着棒棒糖,正在看刚才拍的那一幕。听到安迷修的疑问,笑嘻嘻地回道:“没问题了,我们杀青了。”

“耶!终于拍好了!恭喜你们!”一旁的金欢呼。

安迷修从床上下来,对金笑着点点头:“谢谢。”

一旁扶着安迷修的雷狮却是冷哼道:“这一幕要再拍一次,雷大爷就打人了!”

“这不是结束了嘛。”凯莉含着糖笑眯眯道,“好了,去吃饭吧,本小姐肚子饿了。”

“终于可以吃饭了!格瑞,快点!”金率先跑出了病房。格瑞紧随其后。

“走了。”雷狮拉着安迷修跑出病房。

“哎你慢点!”安迷修抱怨,但看着自己与雷狮十指相扣的手又不禁觉得好笑。

“你那么紧张干什么?我又没有死。”

“哼!”雷狮只是哼了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心里想着今晚一定要让安迷修好看!

-end-

【雷安】当海盗谈恋爱

#新人开坑#
#ooc注意!!!#

     爱,是什么?
     有人说爱就像酒,下喉时的那种热烈,让人欲罢不能;
     有人说爱就像一种慢性的毒药,从身体内部开始侵蚀,直至死亡;
     有人说……

     雷狮从不相信这个,认为所谓的爱也不过是一时的依赖或孤独使然。
     海盗不需要爱,海盗只需要自由。而“爱”只会阻挡雷狮通向“自由”的道路。

     最近,雷狮碰到一个很有趣的家伙。
     他自称“最后的骑士”,信仰那迂腐的骑士道。与雷狮的道正好相背而驰。
     引起雷狮兴趣的自然不是什么骑士道,而是那个家伙本身。
     他很强,雷狮也很强。两人实力相差无几,这才是挑起雷狮兴趣的所在。

     雷狮觉得自己最近很奇怪,就好像生病了一样。
     他总是会想念几年前自称”最后的骑士”的傻子。
     傻子叫安迷修,信仰骑士道,实力与雷狮不相上下。不过他是个孤儿。听说安迷修是因为收养他的师父才会信仰骑士道,雷狮对此也好生讽刺了一番。
     安迷修长得不错,干净白皙的脸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。特别是安迷修很爱笑,他笑起来有一种整个世界都亮起来的感觉。但是雷狮不喜欢他对别人笑。安迷修有一双绿色的眼睛,很漂亮,像一汪清泉,清澈无暇。但是雷狮不喜欢他看着别人。安迷修待人很温和,对谁都很温柔,犹如春风拂面。但从不对雷狮这样。
     卡米尔说:大哥你恋爱了,喜欢安迷修。
     雷狮心中觉得可笑,他讨厌安迷修还来不及,怎么会喜欢?
     海盗热爱自由比世界上的任何一种感情都要深沉。

     雷狮觉得他大概是真的喜欢上安迷修了。
     昼思夜想不够,任何能够让他想到安迷修的东西他都买下来了。没错,是买。
     特别是见到真人时,雷狮简直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靠近的心。

     近来雷狮很苦恼,他与安迷修成了朋友。
     这本应是一件高兴的事,可雷狮不满足于此,他想要的更多,想得到安迷修的全部。可是安迷修只想和他做朋友。这就是一件很可悲的事了。
     雷狮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可悲得多的事。

     安迷修死了。
     雷狮听到这个消息时很不敢置信。
     安迷修死在战火里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卡米尔对雷狮这么说。
     雷狮惘若未闻,坐在羚角号的驾驶位上久久不曾有动作。
     卡米尔将一段战斗时的录像给雷狮看。
     这是两个星球之间的领土纷争。这本应不关安迷修的事,但是他正好路过。也是恰巧,战场的防御网突然破掉了,星舰的激光穿过破掉的防御网出到了外边,射向一架小巧的女士飞船。
     飞船主人应是被吓坏了,没有操作飞船躲过。而安迷修是一个信仰骑士道的人,发生这样的事他不可能会见死不救。
     于是,雷狮通过录像看到安迷修的飞船就这样将那架女士飞船撞开,然后自己因为来不及躲开而被激光吞噬。
     战火将安迷修的身影遮盖,最后化为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 安迷修死的前一天,雷狮刚好对安迷修表白了。
     雷狮表白的后一天,安迷修没给出答复就死了。
     答复已经没什么意思了,安迷修将永远活在雷狮心中。
     天人永隔。

     午后的阳光很耀眼,晃得人的眼都迷蒙起来。
     雷狮没想到会有这一天。
     这天,雷狮在安迷修的墓碑前描述着现在,回忆着从前。
     “……安迷修,我喜欢你……”
     “嗯,我知道。”
     一阵风从身后吹来,带来了谁人的低语。
     雷狮觉得自己大概是太思念安迷修,所以产生了幻听。
     “如果你还在的话,那年的回答是什么?”
     “你眼中的星辰大海,我想看一辈子。这就是答复。”
     从身后再次传来故人的声音,雷狮猛地转过身,看到了安迷修正笑吟吟地站在他身后,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 爱,是什么?
     有人说爱就像茶,清甜可口中带着一丝苦涩;
     有人说爱就像上好的蜜糖,甜腻却美妙;
     雷狮说爱就是安迷修,让海盗甘愿舍弃自由的骑士。

-end-